清蒸章鱼

Lofter主银魂all银,以及瓶邪only,only的意思是不吃除瓶邪外任何张起灵相关CP,邪瓶瓶受天雷,互攻也雷。

基三er

黑篮哲也命青黑all黑皆可|K室长命尊礼only礼独也吃|暗杀乌间本命杀乌all乌间舔舔舔|全职主韩叶吃叶受不逆|银他妈银时厨主高银all银BG主近妙冲神桂几|进击不站CPErwin团长赛高|小黑本月L不逆|越苏大法好|黑虹|APH露中菊耀all耀|福华不拆不逆|盗笔吴邪痴汉瓶邪only|FF7萨受不逆

【瓶邪】归刀入鞘(架空,HE,更新随心,放飞自我之作)

注意事项:

  ①HE,瓶邪唯一。

  ②灵感来自《军火女王》,情节纯属虚构,如果有雷同,大概是我抄它_(:з」∠)_

  ③不了解枪械军火OTL,如果有bug或者解释不周的地方,欢迎捉虫。

  ④架空世界,所涉及的一切国家团体个人均与现实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⑤更新时间比较放飞自我。

  【一】

  烈阳炽烤着干旱的土地,黑色的铁质残骸被阳光晒烫,表面散发出油漆被烤化的刺鼻气味,隐约能看出它在变成残骸前之前是一个铁箱,偶尔有昆虫在它投下的阴影里稍作停留,又匆匆地划动几条腿往前爬去。

  一条地灰色的响尾蛇贴在地面上蜿蜒着向前,头部微微抬起,鲜红的蛇信时隐时现。它慢慢盘踞起来,头颈部弯成随时准备进攻的“S”形,在盘成圈的身体里慢慢摇起了尾巴上的响环,阴冷的蛇瞳紧盯着面前的“猎物”。

  突然一只手精准的掐住了蛇头,圆圆的眼睛里,它看见它的“猎物”慢慢地坐起身,漆黑的眼睛淡漠的看着它。响尾蛇扭动着将身体缠上男人的手臂,试图让他松开桎梏住自己的手。

  咔。

  蛇尸软软的吊在男人的手上,男人没有急着放手,他站起来环顾四周,最终撕下了自己的兜帽将蛇尸放进去裹紧[1],随手扔到了远处。

  这时男人才真正看清自己的处境,他的眼中终于出现空洞的迷茫。

  ※

  车厢里响着声音稍大的A洲本地流行乐,戴墨镜的男人心不在焉的握着方向盘,头部跟着音乐节奏摇动,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叼着烟,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也隔着墨镜看向车子前方的路。

  高温的阳光在这唯一一条路上蒸腾出的热气模糊扭曲了前方的情况,车身后扬起黄沙。男人深深吸了一口烟,把未燃尽的烟头塞进车载烟灰盒里,拉下车窗朝外吐出一口烟,又迅速的关了车窗,热空气一下被隔绝在车外。

  男人放下遮阳挡板,摘了墨镜随手挂在衬衣胸口的衣袋里,他朝后看了一眼,第二排坐着黎簇和杨好,拿着PSP对战什么游戏,手指飞快地按动,第三排胖子正在擦他最近刚入手的一把标枪ATGM[2],他的旁边是一个身穿蓝色藏袍的男人,正双手抱臂,闭目养神,双膝上放着一把藏刀,蓝色镶嵌了宝石的刀鞘看起来有着与武器本身不符的精致的美感。

  胖子并没有与藏人搭话的打算,事实上只有吴邪能用藏语跟他进行简单的对话,其他人只知道“贡布”[3]就是在叫他,他们都还没听藏人说过汉语。

  真不知道吴邪是从哪里淘出这个老古董一样的男人,胖子耸耸肩,他还没见过藏人使用除了那把藏刀以外的任何武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藏人的近身战比他们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厉害。

  没人知道吴邪在西藏失去联系时发生了什么,四个月后吴邪再出现,身边就跟着这个藏人,虽说他并没有表现出要加入队伍的样子,但总能保护吴邪的安全。这让胖子不得不脑补他们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PY交易。

  吴邪的手机响起来,他按下接听,听筒里传出沉稳的男声。

  『吴先生,你好,我是A洲内务省海关保安总队长官拉奇斯。』

  “您好,拉奇斯长官。”吴邪面带笑意,“我还在想何时能够有幸拜访您,没想到您先给我发来了问候。”

  他似乎听见了话筒那边中年男人咬紧牙齿的咯咯声。

  『那么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吴先生,内务省不希望你将手上那批母鹿[4]卖给反政府武装组织首领,‘沙漠之狼’布洛金。你知道这会给当局造成困扰却仍然一意孤行的话,我就不得不怀疑你的居心。若是为了本国和平,必要时我们会采取非常规措施。』

  吴邪轻蔑的一笑,用中文做了个“你行你上”的口型,继续用彬彬有礼的语气说:“那还请拉奇斯长官不要让我为难才好。”说完便挂了电话。

  胖子“哼”了一声道:“你还跟他瞎逼逼,上头的老家伙们还没说话的,你就算踹了他的保安总队他也不敢放个屁。”

  吴邪笑了一下:“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布洛金和拉奇斯能给我的都不仅仅是金钱而已。”

  胖子还是颇不爽的说:“胖爷我当了那么多年佣兵,哪次不是刀尖儿上舔血的活儿让胖爷我雷厉风行横扫敌军如落叶英明神武……”

  吴邪在后视镜里对他翻了个白眼:“我没这么夸你。”

  “嘿你这孩子,胖爷这不是又没怎么动枪子儿又拿你的钱心不太安嘛。”

  “放心,拉奇斯那尿性待会儿就有你动枪子儿的机会了。”

  “听你的。”胖子拍了拍副驾驶座:“诶小吴,前边儿是不是有个人?”

  吴邪眯了眯眼睛,胖子在队里眼神最好。他示意黑瞎子放慢车速,最后停下,黎簇和杨好分别抽出一把勃朗宁HP[5],拉开车门跳了下去,警惕的接近那个倒在路上的人。胖子则把半个身体探出天窗外,在车顶上架了一挺FN-FNC[6]。

  倒在路上的男人有一头黑发,衣服有些破破烂烂的,裸露在外的皮肤有些已经被晒伤了。看样子已经昏过去了。

  杨好做了个手势,吴邪和黑瞎子也下了车走过去。

  “啧啧啧,这温度,小脸儿贴上去这会儿得熟了吧?”黑瞎子嘿嘿笑着说,“看样子是任务意外?哟,还是ZF的人。”他指了指地上的人衣服上的臂章。

  “ZF军不会走这条路,他是被设计的。”吴邪说,“这条路线是我二叔订出来的,卫星地图上找不到。看来我要找我二叔问一问了。”

  “嗯?”黑瞎子眯了眯眼,“你是说……”

  一道风呼啸而过,他还没看清扬起的尘土中掩藏了什么,便听见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放下武器。”

  黄沙落下,黑瞎子看见倒在地上的人变成了黎簇和杨好,而吴邪的脖子上抵着一把黑色的匕首。

  黑瞎子识趣的双手举高,侧过身示意胖子别开枪,一边带着神经质的笑玩味的说:“嗯?Z国人?有意思。”

  本该是昏迷状态的男人一手反扭着吴邪的双手,一手握着匕首横在他的脖子前,清清冷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你们也是Z国人。你们是谁?”

  吴邪轻松的说:“这可不是老乡之间打招呼的正确方式。我是吴邪,是个军火商,加害于你对我没有任何意义,而你现在大约非常需要我车里的药品、食物和水。”

  声带的震动由匕首传到男人手上,听见后半句话,他的心里微微一动:“叫你的人解除武装。”

  黎簇和杨好正揉着脑袋骂骂咧咧的站起来端枪瞄准,听见这句话犹疑地看了一眼吴邪,吴邪耸耸肩,示意他们上车。男人制着吴邪在最后走到车边,刚要上车,一道寒光自车内窜出,男人向后急退两步,黑色的匕首堪堪架住藏人的刀,藏人低喝一声,跳下车举刀再次攻去,男人一边疾退闪躲一边偶尔用匕首挡住藏人的进攻,瞅准时机一脚攻其下盘,被藏人也用脚拦住,用匕首挡住随之而来的藏刀,另一只手握手成拳直击藏人的胸口,藏人一掌拦下他的拳,又倏的转了方向往他侧肋劈去。

  两人用快的几乎看不清的动作过招,击打声不绝于耳。胖子脸上掩不住的惊讶,问吴邪道:“这小子什么来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用一把匕首跟贡布过招的人。”

  吴邪耸肩:“然而我并不知道。”

  藏人突然对男人说了句藏语。男人的动作立刻顿住了,紧紧盯着藏人也说出了一句藏语。

  胖子急问道:“他们说啥?”

  吴邪摇头:“没听清。”换来胖子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两人都停住了动作,藏人朝吴邪比了个和解的手势。吴邪心说是你丫找他打起来的,别搞的像是我指使你一样。

  藏人指了指男人,嘴唇动了动,说出三个字正腔圆的汉字:

  “张起灵。”

  TBC.

  [1]:响尾蛇在死亡后一小时仍有跳起伤人的条件反射。

  [2]:标枪ATGM,反坦克导弹,是一种类似于火箭炮的筒状武器。

  [3]:“贡布”在藏语里是护法者,祜主的意思。

  [4]:母鹿(Hind D)米24D武装直升机,标配是火箭弹,机炮和红外。

  [5]:勃朗宁HP Mk Ⅲ0 英军制式手枪。

  [6]:FN-FNC全长1000mm,重4.445kg,口径5.56*45,装弹数20/30,发射形式S/F/3,生产国比利时。小口径射速中等射线稳定膛线7条,打起来更舒服。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