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章鱼

Lofter主银魂all银,以及瓶邪only,only的意思是不吃除瓶邪外任何张起灵相关CP,邪瓶瓶受天雷,互攻也雷。

基三er

黑篮哲也命青黑all黑皆可|K室长命尊礼only礼独也吃|暗杀乌间本命杀乌all乌间舔舔舔|全职主韩叶吃叶受不逆|银他妈银时厨主高银all银BG主近妙冲神桂几|进击不站CPErwin团长赛高|小黑本月L不逆|越苏大法好|黑虹|APH露中菊耀all耀|福华不拆不逆|盗笔吴邪痴汉瓶邪only|FF7萨受不逆

【瓶邪】归刀入鞘(架空,HE,更新随心,放飞自我之作)

【二】

  “张起灵?”吴邪皱着眉重复了一遍,对藏人道,“你认识他?”

  张起灵的视线很快就放在了他身上,从探究到不解到疑惑再到复杂的看不出什么情绪。藏人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藏语。胖子问:“他说啥?”

  吴邪说:“他们两个交过手,贡布认出了他的身手。”

  “我读书少你莫驴我,”胖子说,“贡布明明连他的名字都说出来了。”

  “高手么,总会在打成平手的时候问一句你姓甚名甚很好给老子记住下次我会把你打的你妈都不认识。”吴邪耸肩。

  “滚滚滚!小时候群架打多了吧!”胖子嗤笑,“瞧你熊的,来来来让胖爷教你打群架的终极奥义。”说着就搂过吴邪的肩膀,吴邪配合的跟着他哥俩好似的上了车。

  张起灵的目光从吴邪身上挪开,冷冷的注视着藏人,开口说出一串流利的藏语。藏人摇摇头,也用藏语作答。一旁的杨好和黎簇看的目瞪口呆:“大路上随便逮个人都是藏语十级吗?上帝一定给他开了门还开了一别墅的窗。”黑瞎子笑笑没说话。

  车厢里,胖子收了插科打诨的表情,问道:“小吴你老实交代,你跟那小哥什么关系?”

  “什么什么关系?”吴邪莫名其妙。

  “你少来,没关系人家能看你看的眼睛里都像在唱十八摸?”胖子严肃地说,“你要是真跟人家有点什么过去赶紧招了去把人哄了。”

  “滚你妈的。”吴邪怒了,“老子跟他真没关系,老子都不认识他哄个屁啊!”

  胖子松了口气:“那你在意他什么?”

  吴邪沉默了一下,没想到他的情绪被胖子看出来了,看来他表现的也有些过于明显了,他叹了口气说:“他姓张,我怀疑他就是张家人。但是他跟贡布交过手,那问题就不简单了。”

  “张家?张家追你追到这儿来了?”胖子一愣,“跟贡布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贡布之前是在哪里呆着的吗?”吴邪说。

  “西藏地区的雇佣兵?”胖子说。

  “他不是雇佣兵。他是一个守护者。”吴邪摇了摇头,“你想想,他这样的身手,如果当雇佣兵早就出名了,他继承的是一个守护者的位置,此前他一直守着在西藏的一个东西。但是张起灵跟他交过手。”

  胖子马上就懂了:“所以张起灵去过西藏,并且是贡布本来守着的地方。”

  吴邪点头:“并且发生了双方都不能让步的争执。贡布不能让步的是他的职责,张起灵呢?个人利益,或者家族利益。看他的姓氏,家族的可能性太大了。”

  胖子表示赞同。他隐约也知道贡布这样的人大约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吴邪说他是一个守护者,但是他现在没有守着那个地方而是守在吴邪旁边,几乎寸步不离。胖子叹了口气,吴邪在西藏的四个月看来是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可惜吴邪不开口,那就是没有人能知道的一段空白期。

  车外,藏人几句话抛出去后,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诧,转身朝吴邪的方向走过去,张起灵也默默地跟上。一只手伸在他面前,黑瞎子透过墨镜看他的表情,半晌说道:“哑巴,好久不见了啊?”他清楚地看到张起灵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接着说:“西沙一别,没想到你在这儿出现了,现在还在接任务吗?”

  张起灵在最初的意外之后很快恢复了面无表情,此时看着他点了点头便跟上了藏人。

  黑瞎子撤回手,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明显。他点起一支烟,竖起拇指朝车的地方示意杨好和黎簇先回去,接着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电话接通。

  “三爷,我们碰见哑巴张了。”

  “他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哎,我晓得的嘞。”

  挂了电话,另一边的中年男人冷冷的看着手机屏幕,半晌阴森森的吐出两个字。

  报应。

  嘿嘿,这下可有趣了。黑瞎子无声的笑了一下,碾灭了烟蒂朝越野车走去。

  TBC.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