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章鱼

Lofter主银魂all银,以及瓶邪only,only的意思是不吃除瓶邪外任何张起灵相关CP,邪瓶瓶受天雷,互攻也雷。

基三er

黑篮哲也命青黑all黑皆可|K室长命尊礼only礼独也吃|暗杀乌间本命杀乌all乌间舔舔舔|全职主韩叶吃叶受不逆|银他妈银时厨主高银all银BG主近妙冲神桂几|进击不站CPErwin团长赛高|小黑本月L不逆|越苏大法好|黑虹|APH露中菊耀all耀|福华不拆不逆|盗笔吴邪痴汉瓶邪only|FF7萨受不逆

【瓶邪】归刀入鞘(架空,HE,更新随心,放飞自我之作)

【三】

  褪去黑色的制服,张起灵的身上果然有很多不同程度的伤口,背部甚至还有大范围的烫伤。吴邪看了一圈,还是选择亲手给张起灵上药,一边熟练的包扎一边有些漫不经心,虽然这样的事情经常做,但是这一次却好像与很久之前的某些东西重合了,可是面目太模糊,他什么都无法回想。

  “这位小哥,看刚才那两下子,你的身手可真不是盖的啊?”胖子不经意的说道,“你是哪个佣兵团的?刚出道?以前没见过你啊?”

  你以为是明星吗还出道!杨好和黎簇对视了一眼,在心里狂骂傻逼。

  张起灵不说话,只是看了胖子一眼,又抬头看着车顶,吴邪正在给他肩膀上的枪伤涂酒精。

  “BERETTA92F。[1]”吴邪出声,“军用手枪,你接了需要特种兵出手的任务?”

  张起灵依旧不出声。黑瞎子幽幽的开口了:“哑巴跟我以前一样都是单干的,胖爷你当然不知道他。哑巴跑的都是偏远地儿。”

  吴邪意外:“你也认识他?”

  “认识,不算熟,也就一起出过任务吧。”黑瞎子推了推眼镜,发现张起灵皱着眉望向他,嘿嘿的笑了,“我说哑巴,这么久没见你真哑巴了?任务完成没啊?”

  “不劳费心。”张起灵淡淡的说了上车以来的第一句话。

  “嘿,这反应就是完成了。”黑瞎子正了正身子,“我说哑巴,难得在这行儿遇到老相识,咱俩一起吧?”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单干的。”

  “所以这正是你脱单的好机会啊!”黑瞎子大力的拍了拍吴邪的背,“跟着小三爷,吃香喝辣,任务轻松,性命不愁,薪水保证,朋友,你值得拥有!”

  “滚!别把老子的队伍说的跟划水摸鱼专业人士聚集地一样!”吴邪大怒,“原来就是你这孽障在天天划水!鸭梨,毙了他!”

  胖子在一旁摇头晃脑:“只要你加入了我们,动手机会都会大大滴减少,荷包却会大大滴丰满。”

  “划水自重!”吴邪怒视胖子。然而黎簇和杨好也从善如流的加入了卖安利的行列。

  被众人围着的张起灵一言不发,只是在最后看了同样一言不发地藏人一眼,再看向吴邪:“你不是普通的军火商。”

  吴邪愣了愣说:“谢谢。”

  张起灵:“……”

  张起灵:“我有自己要找的东西,与你们只是暂时合作。”

  “没问题。”吴邪打了个响指,“我是吴邪,现在开始就是你老板,让你动手就不要动脚。那么,任务就要来了,新加入的小鲜肉请先熟悉一下你的小伙伴们。”

  “……”

  

  是夜,一行人到达荒漠边缘的一个小城市,人困马乏当即入住早已预定的酒店。

  霜白的月光射进房间里,覆在吴邪的脸上,形成黑白分明的样子。他的眼睫毛颤了两下,突然睁开,一把匕首横在来人的脖子上。

  黑瞎子干笑着用手推了推吴邪的手:“小三爷,是我是我。”

  肌肉瞬间放松下来,吴邪把匕首塞回枕头下,困倦的说:“关于张起灵?”

  “嘿嘿,小三爷真是冰雪聪明。那你也该猜到他就是张家人了吧?”黑瞎子说。

  “现在证实了。”吴邪说,“你似乎跟他很熟。”

  “哎哟小三爷,你看他那样儿谁能跟他熟的起来。”黑瞎子作OTL状道,“小三爷,他可不只是张家人,而是张家家主。而且我看他的样子,估计在贡布说话之前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家主……”吴邪惊道,“从来没人见过张家家主,你怎么能肯定?”

  “我有说过我给三爷执行过一个任务吧?”黑瞎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外人当然是没见过传说中的张家家主,我可是用这个换到了近距离接触张家家主的机会。”

  TBC.
  
注:[1]BERETTA92F:伯莱塔92F型手枪,即美军用的M9,发射9毫米帕拉贝鲁姆手枪弹,全长217毫米,空枪重0.96千克,初速333.7米/秒,有效射程50米。

评论(1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