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章鱼

Lofter主银魂all银,以及瓶邪only,only的意思是不吃除瓶邪外任何张起灵相关CP,邪瓶瓶受天雷,互攻也雷。

基三er

黑篮哲也命青黑all黑皆可|K室长命尊礼only礼独也吃|暗杀乌间本命杀乌all乌间舔舔舔|全职主韩叶吃叶受不逆|银他妈银时厨主高银all银BG主近妙冲神桂几|进击不站CPErwin团长赛高|小黑本月L不逆|越苏大法好|黑虹|APH露中菊耀all耀|福华不拆不逆|盗笔吴邪痴汉瓶邪only|FF7萨受不逆

【瓶邪】这位小哥,你认错人了(三)|大修版



【第三章】我会揍他一顿





在听到张起灵的问题时,吴邪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奇怪,胖子看了一会儿,觉得他的表情最后可以归结为三个简单精炼的字:



操你妈。



吴邪的脸上基本上就写着这三个字,然后他做了一般人骂出这句话之后不一定会做,但是如果是黑社会就都会做的事情:他冲上去打了张起灵一拳。



这一拳来的太突然,胖子都没来得及拦住他;这一拳光看着就非常有力,拳头挥过几乎能听到呼呼的风声,目标是张起灵那张脸。



但是这一拳没有砸到张起灵脸上,因为在吴邪抬起手的一刹那张起灵就看穿了他的动作,身子一侧向前一个箭步,肩膀几乎撞到了吴邪胸口,双手抓住他的手臂给了他一个过肩摔。



吴邪被摔在地上的一瞬间就爬了起来,继续向张起灵挥出第二拳,张起灵头一偏一个手刀砍在吴邪手臂的麻筋上,吴邪吃痛,闷哼一声,动作却没有一点迟疑,另一只手握拳就打了过来,张起灵突然身子一矮,蹲下来腿一扫,吴邪的下盘遭到重击,撑不住再次摔在地上,捂着小腿骨直流冷汗,张起灵低头,冷冷的看着他。



这一切发生不过几秒钟,胖子赶紧喊着要拉人:“怎么打起来了,诶不是我说那朵花儿,你别干看着啊!”



听到吴邪的名字,张起灵停顿了一下,但是没人注意到。胖子转头去看解雨臣,只见他脸色一沉,丢下装备抽出铁棍就凌厉的直攻过去,胖子抬手“啪”的捂住了脸,感觉也是不能好了,这两个人动起手来他可打不断。



张起灵还背着巨大的装备包,却也没有处在下风的感觉。解雨臣一招一式极尽凌厉,步步紧逼,不让他有时间放下装备包,每一棍也直取要害。将张起灵逼开了吴邪身边之后更加狠戾,两人之间的过招快的几乎看不清,一时间杀气四溢,吴邪被胖子扶起来靠坐在一边,端着枪的伙计们也不知道该不该开枪,万一开枪也怕打到解雨臣。



解雨臣咬牙切齿的说:“又忘了?嗯?好样的啊张起灵。”



“……”张起灵沉默着没有答话。



解雨臣冷哼一声,怒气一下子爆发出来,攻击的速度又立刻上了一个档次,胖子还没见过他跟谁能打的这么不要命,看的有点呆,吴邪捅了捅他的腰,把一把枪贴在胖子背后,胖子立刻会意,手在冷焰火的光照不到的地方伸到背后去拿住了枪。



不愧是吴邪的发小,即使分开了很多年默契依然在,解雨臣眼角余光看到吴邪的小动作,立刻就明白他要做什么,长棍一横逼着张起灵调整了攻击和防御的方向,让他几乎背对着吴邪他们。吴邪挣扎着站起身拿掉了几根冷焰火用衣服包住,本就黑暗的地方光线立刻暗了下来,有些看不清张起灵那边的情况,解雨臣确实闷哼了一声,光线的不足让他处于劣势。胖子拿出枪,借着吴邪的掩护,对准张起灵的后背扣下扳机。



张起灵的反应非常快,当他发现解雨臣逼着他改变方向背对那个胖子的时候就有所防备了,听得破空声竟然生生扭转了身体躲过了胖子的麻醉弹——但是胖子是什么人,玩猥琐流吴邪都要自愧不如,胖子连着打了三发,纵使张起灵反应再快躲过了第一弹,第二弹也擦着他的身体过去了,第三弹却实实在在的打在了他身上,他的动作很快就迟缓下来,被解雨臣瞅准空当一棍子击在胸口,接着就是一拳冲着他的脸打了过来。



躲不过,张起灵硬扛了这一拳,被打到地上,嘴角立刻流出血。他转过脸冷冷的盯着解雨臣。



胖子扶着吴邪走过来,其他埋伏着的人一看哑巴张被撂倒也赶紧端枪指着他从藏身的巨石后面走出来,每个人都拿出了冷焰火,一团团的红光照明看起来非常诡异。解雨臣毫不畏惧的直面张起灵的目光,也冷冷的回敬:“这一拳,我替吴邪打的。”



吴邪一瘸一拐的走过来,把解雨臣拉到身后去。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冷静了,冷静到在看见张起灵的时候能够一笑如初对他说声“好久不见”,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自制力在张家族长面前也就是个渣,从他看到张起灵那双眼睛冷冷的看着他的时候,心里的怒火立刻就被点燃了。去他妈的“好久不见”,这么多年了,他的脾气早就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他管不住自己的手要去揍张起灵,他对解雨臣说的“我会揍他一顿”也不是随便说说,但是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而且差距是巨大的,张起灵既然能说出这种话就绝对不可能站在那儿乖乖让他揍,所以他揍不到张起灵也是必然的。



现在他从背后阴了张起灵一把,以前交付后背的人现在竟然亲手被自己从背后捅刀,吴邪的心情也是有点复杂。看到张起灵被狠狠地打在地上的时候,吴邪心里最后一点怒气也突然就消失了,他伸出手:“小哥,刚才是我没控制好情绪,不好意思。”



张起灵只是冷冷的看着他,既不伸出手,也不说话。



吴邪苦笑了一下,收回手:“小哥,跟我们出去吧。出去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东西。别想着自己查了,你自己查还不知道又要查到什么时候去。”



这个人看起来非常了解自己的样子,张起灵心里默默的思索着这话里的可信度,这个人的眉眼之间有熟悉的感觉,但是他并不记得这个人。准确地来说,他不记得这个人的气质。



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的气质,这算是张起灵看人的一种直觉,通过这种气质张起灵可以知道他们大体是善还是恶,是简单还是复杂。眼前这个人的气质非常复杂,面对自己时散发出强烈而纯粹的怒气,现在则是纯粹的善意。能进行这样的转变,他的城府非常深,张起灵觉得并不能相信他。



张起灵又想起刚刚跟自己缠斗一番的男人说出口的名字,开口说道:“你不是吴邪。”



吴邪愣了一下,表情细微的变了一变,看起来非常的哀切,倒是让张起灵一怔。



最不愿意的事情,如今被这个人亲口否认自己的存在。吴邪的内心几乎在一瞬间空白一片,他没有理会胖子在一旁说“小哥你傻了天真你都不认识了”,而是深深的看着张起灵,过了好一会儿才收起了表情,以最开始的样子说:“是,我不是吴邪。”



张起灵说:“那我就不会跟你们走。”



胖子在一边叹了口气,插到两人中间一手推一个人道:“吴邪你又开始瞎逼逼了,这么不喜欢你爷爷给你取的名字啊?还有小哥我说你就跟我们出去吧,就算你装备充足也没有食物不是?咱们可就是来接你出来的,我是潘家园王胖子,这位是道儿上吴家三爷吴邪,边儿上这位是道儿上解家当家解雨臣,以他俩的家世做担保,成不?”



解雨臣怒骂:“怎么不拿你的家世做担保?”



胖子摇头晃脑地说:“我家当都在巴乃,一亩三分地不到,实在没啥好担保的,三爷九爷你们一人撑起半壁江山,还是用你们担保比较有可信度。”



吴邪手一挥让所有人收了枪,重新拿出鬼玺,对着张起灵慢慢的说道:“我知道你不信我,但是就凭这个鬼玺,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



张起灵还是一言不发地盯着他,眼神也说不上冰冷,也说不上凶狠,只是一味地盯着他。



吴邪心说这货八成儿又是在用沉默压迫法试探我呢吧,这闷油瓶子格盘了连我和胖子都不记得了怎么还记着这种高深的技能呢这时候儿我可不能怂了。也抬眼望进他的眼睛里,坦坦荡荡没有一丝躲闪。



良久,竟是张起灵先败下阵来,低垂了眼默默表示同意。



吴邪松了口气,最难解决的事儿被胖子三言两语就搞定了,要是张起灵执意不跟他走,吴邪想他就是真的把人麻晕也要拖走。青铜门开启的时间不光是小哥在计算,他在计算,汪家人也在计算。只不过吴邪耍了个小小的花招,给了汪家人错误的信息,所以现在他才能领先他们一步接到小哥。



无论如何他是绝对不会让张起灵独自走出这座山的,十年过去了,早就不是当初的世界了,外面的人和天,早就变了。



两人的打斗没有惊起人面鸟,让吴邪稍稍放心了些,这些年来时常在这种岔子上有心塞的感觉,他的人生仿佛不停地在验证墨菲定律,简称老天从来没有爱过吴邪系列,他生怕在这当口人面鸟来个突然袭击,他的心脏刚经历了大起大落可承受不来。所幸直到他们全部退出这黑暗到达山体裂缝的温泉边时也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几十个人在温泉旁做休整,吴邪闲着没事开始算黑瞎子他们出来的时间。



这一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折在里面,他希望没有,毕竟这些人就是他的全部身家了,折一个,就少一个。



他对黑瞎子吩咐过,只要这些人没有进入能看见青铜门的区域,那就没什么太大问题,他断断续续的抽过自己的一些血用了抗凝剂装在瓶子里给各堂口的老大带着,虽然时灵时不灵,但加加热应付普通的蚰蜒足够了;尸胎又早就除掉了,他们到达装满宝贝的空间不会有太大阻碍。他想了想,把目光转向了一旁发呆的张起灵,直到现在,他还是有种恍惚的不真实的感觉,这个人竟然就这么出来了,仿佛这十年暗无天日只是过了一天而已,十年前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而张起灵现在就坐在那里,面无表情,既不搭话也不关心伙计们悄声的讨论和时不时瞟向他的目光。



这个人竟然真的已经出来了,被他接到了。



吴邪在心里做着最后的肯定。



他看向张起灵的目光毫不避讳,张起灵肯定知道他在盯着他看,可是他还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表情都懒得给一个,整个人看起来很平静,其实吴邪知道他在放空,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什么也没法想。过分了解一个人的生平之后,他所有的动作和动机就很好理解了,更何况这闷油瓶的目的和动机从来都只有一个。



或许他的眼神太过灼灼,虽然张起灵没什么表示,但解雨臣很明显觉得这不太好。他捅了吴邪一下,站起来让伙计们收拾东西准备原地驻扎过一夜。



排守夜班次时吴邪自顾自把自己跟张起灵排在了一起,两个人一看就是有话要说,饭子机灵的安排本来要守夜的几个伙计去睡了,胖子赞许的看了他一眼,把睡袋挪得离两个人近了点,解雨臣对着胖子不屑的哼了一声,也把睡袋的头部放在靠近他们的一边。



这两人摆明要听墙角的架势搞的吴邪哭笑不得,但地方就只有这么大,除非他跟张起灵凑在一床被子里耳语,不然也势必要被听到的,他索性就不遮掩什么了。



天空繁星点点,没有一丝云,月光也毫不吝啬的洒下来,夜晚的长白山非常安静,连乌鸦叫也听不见。吴邪拨弄着他和张起灵面前的火堆,火光把两人的侧脸照的忽明忽暗,张起灵心中突然升起一丝违和感。



太安静了。说点什么。



张起灵从来不是一个跟人相处需要话题来维持气氛的人,但此时他却觉得太安静了,需要一个人说点什么,这样的场景似乎是出现过的。



于是吴邪开口了,他说:“小哥,这一切结束,你有什么打算?”



听起来像是普通人的闲聊,如果被问到这句话的人不是张起灵的话。一切结束?什么是一切结束?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局外人才会用这种一无所知的语气跟我说一切结束?



对面的人似乎也并没有想听他的回答,继续说下去:“不过小哥你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我呢,在福建南边的山里寻访到一个小村子,那里有瀑布,空气很好,水很漂亮,我想在那里待一段时间。胖子一把骨头就让他当当村支书吧,小花继续当他的当家,我把家业送他。”



胖子在睡袋里暗骂:一下就把自己摆村长的位置了还?说不定去了只能当个卖菜的穷逼。



解雨臣也在睡袋里暗骂:一下就准备当甩手掌柜?谁他妈要你的家业,给我自己回去管。



在心里暗骂着就听到吴邪话锋一转:“所以小哥,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他没对自己的问句得到回答抱太大希望,闷油瓶突然看着火堆吐出两个字:“杭州。”



吴邪呆了一呆。



张起灵继续说:“你是吴家的伙计吧,先带我去找吴邪。”



最悲伤的事情不是对方不认你了,也不是对方两次否认你,而是直接把你当了个路人。



胖子默默的做了个悲伤的表情。



没想到吴邪只是笑了笑:“这位小哥,你认错人了。我可不是吴家的伙计。”他在伙计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他坐在一块石头上,比张起灵高些。



他坐直了身子,微微扬起下巴,字正腔圆的声音里仿佛夹杂着夜晚长白山凛冽的风:“我是吴家当家,吴三爷。”





TBC.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