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章鱼

Lofter主银魂all银,以及瓶邪only,only的意思是不吃除瓶邪外任何张起灵相关CP,邪瓶瓶受天雷,互攻也雷。

基三er

黑篮哲也命青黑all黑皆可|K室长命尊礼only礼独也吃|暗杀乌间本命杀乌all乌间舔舔舔|全职主韩叶吃叶受不逆|银他妈银时厨主高银all银BG主近妙冲神桂几|进击不站CPErwin团长赛高|小黑本月L不逆|越苏大法好|黑虹|APH露中菊耀all耀|福华不拆不逆|盗笔吴邪痴汉瓶邪only|FF7萨受不逆

【瓶邪】这位小哥,你认错人了(二)|大修版

大修版,欢迎订阅tag:这位小哥你认错人了

关于设定的解说:

原著向,虽说三叔最近的更新直接啪啪啪打我脸让我的设定直接就脱离原著了【跪

十年后设定,沙海邪出没,就不要在意三叔最近的更新了……在意了就是分分钟被打脸的节奏【跪

从小三爷去接小哥写起,后期有下斗【舍不得放掉这个情节……

虽说是修改版但是还是喜欢参杂一些段子请注意。

哦对最重要的一点,HE。

最后,

没有黑花,我是花秀,瓶邪only

没有黑花,我是花秀,瓶邪only

没有黑花,我是花秀,瓶邪only

重说三


【第二章】张起灵



翌日一早,所有人都带好了装备,伪装成游客在山脚下等着一声令下就上山。

吴邪早早便起了,近几年他虽说身体很受折磨,但是要说很累倒也不至于,疲倦这个东西,想起来的时候它就在那里,要是一直想不起来似乎也并没有多重要。吴邪嘴里叼着一根油条,在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下走出了宾馆的大门,他抬起眼扫了一圈,呵的笑了一声,咬着油条含含糊糊的说声:“走了。”便径自朝前走,等他走到所有人前面,几百号人才陆陆续续开始跟着他走。吴邪的左手还搭在背包带上,从后面看过去像是他一人拖动了整支队伍。

解雨臣黑瞎子和胖子分别从侧翼走过来,跟他肩并着肩,四个人的背影逆着光竟然无比慑人。

山上的人也非常多,但是随着逐渐向雪线靠近,游人终于少了起来。吴邪在一个地方停住,对坎肩和哑姐讲了几句,他俩便会意的跟黑瞎子带着大部分人走上了另一条线,吴邪和解雨臣带着剩下的少部分人往更深处走去。

一个叫饭子的走在前面的伙计问吴邪:“东家,咱们怎么不跟他们一起走?”

吴邪都没回头看他一眼,说:“好处不会比他们去天宫的少,我带你们跟我接个人,比他们还轻松。”

众伙计一听也没什么意见了,饭子又问:“东家要接什么人?”

吴邪哼笑了一声:“说出来你怕是都没听说过。”

饭子不服:“我入这行,少说也有七年了,道儿上大小号人物我基本上都听过七七八八,三爷您只管说,没听过就是我饭子见识短浅。”

吴邪也懒得贫,开口道:“哑巴张,听说过吗?”

饭子停住了脚步,愣在了那里,半晌他道:“谁……?”

吴邪说:“你听到了。”

饭子赶紧跟上:“东家,三爷,真是哑巴张?那个哑巴张?”

胖子在一旁不耐烦的说:“对就那个哑巴张,道儿上还有哪个哑巴张?”

饭子这下真的震惊了,连带着看向吴邪的眼神都更深沉起来。东家竟然能搭上那个哑巴张,得亏自己见多识广,不然真像后面那群青蛋子,哑巴张是谁都没听说过。说起来这哑巴张也在道儿上销声匿迹了有很多年了,难不成是在这深山里隐居?东家这是接他出山来了?

他知道吴邪这几年全国各地的跑,生意落下的有点多却也不甚在意的样子,没想到是有哑巴张这条线,听着语气还像是熟人。哑巴张是谁啊?那可是道儿上传说斗王的男人,没有他搞定不了的斗,真要能请动哑巴张,以后下斗还有油水,那不是人挥挥手的事儿!想到这儿他立刻殷勤地给吴邪点了根烟献上,吴邪还没碰到烟,先被解雨臣面色不善的截了下来扔在雪地里,黑着脸说:“给我少抽点。”

饭子和吴邪同时委委屈屈看向解雨臣,倒搞得他哭笑不得。

这段插曲过后,吴邪挑了个最保守的地点,也就是当年初入云顶天宫的入口进去,他们进去的很小心,用冷焰火照明,没有惊动粗大的青铜链条上的人面鸟,但是这地方太黑,冷焰火并没有什么卵用,几乎每走几步就有人磕着碰着或者摔一跤,所有人只能跟着最前面摇摇晃晃的吴邪打着的冷焰火走。

吴邪走到一块巨石之后,这是他当年跟胖子躲着亲眼看着张起灵走进青铜门的地方,空间相当大,带着的几十个人到齐之后,招呼几个人打开了手电筒,在这里不怕被人面怪鸟看见。吴邪让所有带枪的把实弹换成麻醉弹,说道:“等会儿有人要是想跑,就对着他打。只要不打头都行。”

饭子这下有点吃不准了:“东家,那哑巴张,住斗里?”

吴邪懒得跟他解释,索性点头。

不愧是被称为斗王的男人!饭子敬佩的想,连隐居都住在斗里!可是东家好像跟他关系也不是很好啊,请人出山都跟绑架一样,这么想着问道:“这,这合适吗?”

“还没见着人呢胳膊肘就急着往外拐了?”吴邪嗤笑一声,“我说打就打,这哑巴张脑子出了点问题,可能不记得我们了,待会儿要是起了冲突围殴咱都打不过他,直接麻醉带走。这人,我是收定了。”

胖子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吴邪也没理会。

见吴邪志在必得的样子,饭子赶紧表忠心:“哎哎,东家说的是。听东家的。”

看所有人都装填完毕,吴邪打了个手势,手电光一下子全都灭掉,几十个人拿着冷焰火跟着解雨臣走了,按着吴邪先前的安排,解雨臣让他们一个个站好位,然后把冷焰火用衣服包好直到看不见一点光亮。

这几十个人是吴邪亲自挑选出来的,心理素质比较强大的人。正常人在完全漆黑且周围环境不明的未知地方很少有不紧张的,他们却都能淡定的分开站位,基本上是借助地形躲在石头后面,包住冷焰火的光,忍受什么都看不见的不安,可以说基本符合了吴邪的要求。

解雨臣不知道吴邪到底来过这里多少回,但能这样摆好阵型,次数绝对不少就是了。从青铜门那边看不到这里所有人的站位,如果要伏击哑巴张的话绝对不会被发现。

胖子跟着吴邪分别提着一个小型的喷火器向青铜门走过去,吴邪边走边用脚踢着地面,听到哗啦一声,他才蹲下身,捡起一根粗大的铁链,带起一片哗啦哗啦铁链互相撞击的声音。

“小吴,你在找什么呢?”胖子打着冷焰火,只能看到吴邪手里一截铁链子。

“找禁婆。”吴邪简短有力的回答。

胖子的冷焰火差点脱手:“禁婆?这儿怎么有禁婆?没出来也就算了,你干嘛非把它找出来?怕小哥待会儿出来了寂寞吗?”胖子翘了个兰花指,捏着嗓子道,“奴家服侍相公~”

“滚滚滚,禁婆是我放的。”吴邪顺着铁链走到一个巨大的铁笼子旁边,胖子看见铁链子把这个铁笼固定住了,笼子用铁条焊的很密。从铁笼子里渗出来一绺一绺的头发让胖子想起了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直泛恶心。

瞟了一眼解雨臣没有走过来,吴邪靠近铁笼,扒拉掉上面的铁链子。那些头发像是害怕似的全缩了回去。终于可以看见里面的禁婆了,头发缩在一起,身边堆着一堆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骨头和残肢。禁婆忌惮吴邪,他一靠近,便向后缩,无奈脖子上的链子被吴邪拉在手里,浮肿苍白的脸上一双全黑的眼睛怨毒地盯着吴邪。

“靠,你把她养在这里?”胖子被他惊到了。

吴邪没理他,念了句“阿弥陀佛”,对着禁婆道:“霍玲霍阿姨,我算是您的晚辈。当年的事儿我全调查清楚了,您的仇我也给您报了,把您关笼子里是我不对,在这儿给你道歉了。您和文锦姨都是有奉献精神的人,我请您再帮个忙,也算是还了你们霍家的债。您要儿愿意帮,好好待着就行;要儿不愿意呢……您也没有拒绝这个选项。我不跟您动手,您也别跟我动头发,我有的是招儿让您变秃子,不过那样您估计不会开心……”

“这个禁婆是霍玲?”胖子问道,倒也没有太惊讶,参加了当年盗墓活动的老一辈的人,临死之前身体都会变得很诡异,吴邪说他爷爷当年要是没火化可能就变成粽子了,霍玲变成禁婆倒是也有可能,“行啊小吴,你已经深得组织革命精神的精髓了,不过离胖爷我还差那么一段儿。你也别唧唧歪歪了,有招儿就上啊!”胖子翘着兰花指,用拇指和中指比了个“一段儿”的距离。

“霍玲?”解雨臣耳朵尖,胖子自知声音大了,一把捂住嘴,解雨臣没看他,紧紧盯着略低着头的吴邪,“你为了张起灵,把秀秀的姑姑带过来顶罪?”

吴邪抬起头,淡淡的说:“不是顶罪,是还债。难道你要把变成这样的霍玲带回去?你也知道那一辈的人最后都是什么下场,你忍心让秀秀看到她的姑姑变成这鬼样子?”

领口被人一把攥住,解雨臣的呼吸喷在吴邪脸上,他的手有点发抖,而吴邪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的眼睛。胖子在一旁用喷火器限制着禁婆的活动。半晌,解雨臣放下吴邪叹了口气:“造孽,霍家也总得付出代价的。”

“我还没说完,”吴邪接着对着禁婆双手合十,“还有我跟您说,那张起灵张小哥,格盘两次后还记得您呢,也算圆满您的少女情怀了。此致敬礼。”他说完最后一句,面不改色地把锁上的笼门打开,禁婆蠢蠢欲动,被吴邪用喷火器一指就安静了。吴邪拽着禁婆,拿出鬼玺,走到巨大的青铜门前站住。胖子赶紧拉着解雨臣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猫着。

几分钟过去,胖子忍不住直起身子。只见吴邪牵着禁婆,两人都瞪着青铜门没有动。禁婆的头发也没有四处飘逸,只是不断的挠着地面。胖子见吴邪一动不动,还以为出了什么状况,轻声叫了句“吴邪”。吴邪默默转头看向胖子,表情特别哀怨。

胖子一惊,以为他被鬼上身了,拉枪上膛把枪口对准他。

吴邪被吓了一跳,骂道:“死胖子你干嘛?!”

胖子见他没事也放下枪回骂:“你他妈半天连个动静都没有,胖爷还以为你被你铁笼里藏的娇给圈圈叉叉了!还有你那什么表情?”

吴邪沉默了一下对胖子说:“我突然想起来小哥当年根本没告诉我要怎么开门。只让我十年后带着鬼玺来找他。”

“……吴邪你他妈真是龟毛龟到家了。”胖子郁闷地跑出来,解雨臣抱着手臂冷冷的看着他俩折腾,“赶紧的,找找有没有啥机关或是放鬼玺的地方。”

两人找了一圈,连地面都搜查过了,也没有发现机关的痕迹。胖子一摊手:“找不到,看来我们只能像上次那样儿用炸的了。小哥铜头铁臂可一定要扛住。”

吴邪没理他,胖子当然也不敢真炸。吴邪看着巨门,鬼使神差地把手贴了上去,做了和五年前在喜马拉雅山体里的青铜门前一样的动作,幻想着门会随着他的动作而开,看见闷油瓶坐在里面煮蘑菇。

不过这次他成功了,青铜门闷响了一声竟然真的打开了一条缝隙。吴邪目瞪口呆,胖子也惊道:“这个可比喜马拉雅里的那个牛逼多了,触摸式,高端大气上档次!”

一阵淡蓝色的烟雾从门里飘出来,随着沉重的咯吱咯吱的声音,青铜门也越开越大。

吴邪和胖子对视一眼,迅速跑到当年躲藏的石头后面。

号角声响起,青铜巨门缓缓开启,一支军队从门里走出,他们的脸很长,脸色惨白没有表情。吴邪和胖子躲在一边,看阴兵队伍渐渐远去,门却没有关闭。

静默了几分钟,胖子有些忍不住想出去,被吴邪一把拉住。

“哒、哒、哒”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吴邪和胖子探出头,从青铜门里走出来的、背着一个大背包所以看上去特别健硕的人影,赫然就是他们此行要接出来的人——张起灵。

人影走出青铜门就站住了,胖子正要喊“小哥”以庆祝顺利会师,吴邪突然跳起,用钢铁链子把禁婆缠了个结实,随即飞起一脚将它踹进门里。凄厉的惨叫声传来,禁婆的头发突然伸长想要抓住什么,青铜门却“轰”地关闭,便听不到禁婆的声音了。

张起灵抬头,望着站在他面前的吴邪。

吴邪和胖子也望着张起灵。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就在胖子眼睛瞪的酸涩时,张起灵看着吴邪手中的鬼玺,本来平静无波的双眼突然划过一丝凛冽:

“你是谁?”

TBC.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