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章鱼

Lofter主银魂all银,以及瓶邪only,only的意思是不吃除瓶邪外任何张起灵相关CP,邪瓶瓶受天雷,互攻也雷。

基三er

黑篮哲也命青黑all黑皆可|K室长命尊礼only礼独也吃|暗杀乌间本命杀乌all乌间舔舔舔|全职主韩叶吃叶受不逆|银他妈银时厨主高银all银BG主近妙冲神桂几|进击不站CPErwin团长赛高|小黑本月L不逆|越苏大法好|黑虹|APH露中菊耀all耀|福华不拆不逆|盗笔吴邪痴汉瓶邪only|FF7萨受不逆

【瓶邪】这位小哥,你认错人了(一)|大修版

关于设定的解说:

原著向,虽说三叔最近的更新直接啪啪啪打我脸让我的设定直接就脱离原著了【跪

十年后设定,沙海邪出没,就不要在意三叔最近的更新了……在意了就是分分钟被打脸的节奏【跪

从小三爷去接小哥写起,后期有下斗【舍不得放掉这个情节……

虽说是修改版但是还是喜欢参杂一些段子请注意。

哦对最重要的一点,HE。

贴吧版上部

贴吧版下部

嗯……因为我老是不更新所以水贴很多只好开了第二个帖子当下部……总之点只看楼主是完全没问题的我自己不怎么水的


最后,

没有黑花,我是花秀,瓶邪only

没有黑花,我是花秀,瓶邪only

没有黑花,我是花秀,瓶邪only

重说三





【第一章】鬼玺 


2015年秋,杭州。 

吴邪关上了店门,他把手放在铁门上,目光有一点沉痛。然后弯腰用钥匙锁门的时候背影看上去有点佝偻。 

他的背后站着哑姐和胖子,他们俩背靠在一辆车上,车后面是很多辆车,半开的车窗下,所有人的眼光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这个有点佝偻的背影,不停地算计着这个背影能带给他们什么,带给他们多少,还有多少价值。 

等吴邪转过身来面对这些时,还是那个让哑姐觉得熟悉的眉目,像极了当年的吴三省。 

胖子摸了摸鼻子没说话,只是稍微错开了吴邪的眼神。 

吴邪放好钥匙,走到哑姐身边,伸手替她拉开了车门,等哑姐和胖子坐进去之后,他才走到副驾驶坐下,接过对讲机调开了全频道,也没特意清嗓子,沙哑的声音在车内频道响起:“所有吴家堂口的,出发了。” 

引擎的声音陆陆续续响起,聚集在这里的车子一辆接一辆的离开,当坎肩发动车子的时候,他们已经是最后一辆了,胖子突然开口说:“老实说,我还以为你不管了。” 

“怎么不管了。”吴邪条件反射性的回道,隔了一会儿才说,“你想说什么就说,别瞎逼逼。” 

“嘿,还说起我瞎逼逼了?”胖子怒了,“要不是怕不小心触到你这小玻璃心儿的伤心事儿胖爷我至于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谁他娘的玻璃心了?”吴邪也怒了,“不就是,小哥吗?那闷油瓶要是真的不打声招呼就走了看老子不掀了青铜门。” 

虽然他不知道如果小哥真的已经走了的话他会怎么办,但是现在已经没法回头了。这件事情,十年来的所有事情,他需要用现在做一个了结,画上一个句号。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我已经变了,这次就算他不记得我们,也不是我该插手的事情了。” 

说完他自己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骗谁呢,不插手了?不插手带这么多人?不就是为了告诉所有人,哑巴张这个神人吴家三爷收定了么? 

可能他说话的时候有点矫情,胖子信了。 

“嘿,变回当年的样子了嘛。”胖子说,“都又会多愁善感了。” 

“滚犊子,近乡情怯吧,可能。”吴邪说,“哦,近人情怯。那鬼地方要是我的乡我爷爷得吊打我。” 

哑姐手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下,手指使劲一扣,座位就向后推了一段距离,在砸到吴邪脑袋之前停了下来,座位原来的位置被掏空了,哑姐从下面取出来一个檀木盒子,看起来非常沉重,接着又把座位调回去,将檀木盒子恭恭敬敬的递给吴邪。 

吴邪拿起盒子,手不知道在哪里按了一下,盒子的底部四个角一齐展开,露出了一个转盘子,上面有八个孔,每个孔上都有一个数字,很像老式电话的拨号盘。胖子越看越觉得眼熟,问道:“这玩意儿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吴邪看了他一眼说:“这是我最开始从鲁王宫带出来的装蛇眉铜鱼的那个盒子,的仿制品。” 

胖子立刻“切”了一声。吴邪道:“切什么切,当初那玩意儿那么小,就只能装条铜鱼,我要是不仿制一个能用来装鬼玺吗?”说着拨了八次转盘,0-2-2-0-0-0-5-9,咔的一声,那盒子发出一阵类似于发条的声音,盒子盖自动翻了起来,露出了一块被布帛包着的东西。 

“你就不怕被别人打开,密码这么简单?”胖子说。 

“这盒子比最开始那个结实多了,气割都别想弄开它。”吴邪说,“这串数字严格来讲算是核心,是没多少人知道作用的,就算知道也没人敢用。”谁知道他会用这个核心的数字来做区区一块鬼玺的密码呢? 

开车的坎肩专心的握着方向盘超过了一辆又一辆车,开到队伍的最前方,浩浩荡荡的车队看上去颇为壮观。他知道这一次下斗对三爷来讲意义非凡,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个非凡法,但是他知道,过去所有的倾巢出动,都是为了掩饰这一次真正的行动。 

这么想想有点小激动呢!坎肩想。 

后座的胖子又道:“小吴,你想好了?等会儿真要完成你十年前那个约定?” 

吴邪哼道:“屁,怎么可能。他当年压根儿就没准备让我进去,现在我又干什么自讨苦吃。老九门也该还债了,凭什么就得我还?” 

“也对,那你到底想出办法没有?”胖子直接问。 

“有办法,就是不知道管不管用。”吴邪点头,“这事儿你先别告诉大花跟秀秀,他们知道了非得打死我不可。” 

“不管怎么样,至少有办法。那门是死的,还是多少年前的人留下来的。你所做的调查工作我想已经是我们能查到的极限了。科技在进步,人类在发展,我他娘的就不信咱现代人的智慧还敌不过古代人了!”胖子眼珠一转,又问:“那你确定时间没错?是这个点儿?怎不早做准备,打的胖爷我措手不及。” 

“这还,真不确定。算起来咱们是提前了,这不是以防万一怕青铜门不按常理出牌么?掐着点儿来小哥又跑了怎么搞?”吴邪说,“不过我重新去过那个地方,在可能的地点我放上了包裹。他如果出来了不会看不到,必要的东西他也不会不带走。等他发现里面装着GPS的时候我早就收到移动的信号了。” 

“高,实在是高!”胖子竖着拇指赞叹道,“不愧是咱们清新脱俗小郎君,这心思儿细腻的。老实交代,去过多少次了?” 

“七八次?”吴邪挠头。 

“七八次?!”胖子的声音陡然拔高。 

“好吧也就十几次。”吴邪说。 

“也就?十几次?!”胖子怒了,拍了他一巴掌,“诶吴邪,不是我说你,资源共享懂不懂?谁允许你单干不叫上兄弟了?有你这进来的次数,胖爷都能把天宫给搬空喽!” 

“有些东西,还是让它埋着比较好。”吴邪深沉的说,“你要是都搬空了,现在我的伙计们怎么办,让他们喝西北风去么。”胖子一想也对,要是天宫里没有能满足这些人欲望的明器,吴邪就没法说服他们跟着自己倒斗。 

 

一路无话,吴邪在车上打了个盹,做了一个很短很短的,也是这几年来唯一一个关于张起灵的梦。 

梦里是满目的雪白,寒风呼呼的从耳边刮过。 

长白山的雪线之上,夕阳的余晖为山头镀上一层金色。吴邪呆呆的看着雪山落日的美景,把握不清是应该冷眼旁观还是融入自己的感情。 

细微的碎裂声越来越响,吴邪抬头,只见大片的雪向他压来,他本能的迈动步子想逃开,却突然掉进一个雪坑里。情急之下似乎叫了谁的名字,下一秒就被人提着衣领拎出了雪坑。吴邪用手掩着嘴咳嗽着,咳得快要流下眼泪,另一只手却牢牢抓住那人没有断的左手。 

明明十年来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怎么突然就开始做这种梦了?难道真的是近人情怯。吴邪直视着对面的人,却看不清这个人身上更多的细节,甚至连他的脸庞也看不清楚。 

有一个脑科专家说过,人的记忆其实非常靠不住。 

真的好久不见了,吴邪想,我竟然已经连他的样子都记不清了。吴邪默默的看他把一只鬼玺从包里翻出来交到自己手上,说了些什么,随后伸手捏向他的后颈。 

梦境结束了。 

 
吴邪睁开眼,看到坎肩正从后视镜里偷偷看他,撞上他的视线立刻把眼神收了回去。在后视镜里,吴邪看见自己过长的额发垂在眼前,他自知后脑的头发也已经长的盖住了颈子,心说总算比几年前那光头形象好太多了,按照前几年那形象,他真怕一见到小哥还没扑上去就被人一脚踹墙上变壁画了。他看着镜中自己的眼睛,十年前那双一眼就能看到底的眼睛如今沉淀了太多的东西,沉沉的如一汪深潭,似乎能在里面找到人间所有,眉间也不知何时就多了几条竖褶,看上去颇有那么点凶恶,怪不得坎肩这些小辈的新人们都不太敢看他的眼睛。 

“我有时看着镜子,常常在想自己是否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 

吴邪突然想起这句话,牵了牵嘴角。 

他可没有张起灵那种张家时间来思考镜中的自己像不像幻影,他现在之所以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车里开出杭州,或者说为了能把所有的事情在一周之后做一个了结,他选择把很多伤害转嫁到了其他人身上,他看着自己就像看到曾经的三叔,那是他极为讨厌的一种人,可是现在不同,只要为了最后好的结果,他愿意直面这些代价。 

 

走走停停好几天,为了让所有人都得到充分的休息,也同时为了削减他们的欲望,终于在一周之后在二道白河跟解雨臣领着的解家和霍家的车队会合了。二道白河非常热闹,很多年轻人在此聚集,似乎长白山景区在做一些活动,宾馆几乎都满客了,吴邪找到了先前就预定的宾馆,但因为三家的伙计加起来实在太多,只好分流出去一些人在周边别的宾馆里,带着队的黑瞎子只来得及跟吴邪打个招呼。晚上解雨臣嫌好几个人睡一间房太难受,一个人跑过来跟吴邪挤一间单人房。 

吴邪嘲笑他:“土豪,现在知道有钱也办不到的事儿是啥了吗?” 

解雨臣黑着脸抄起自己的棍子就往他身上扔。吴邪“诶”了一声险险躲过去:“干啥干啥?谋杀呢你?” 

“我问你,他要是早走了怎么办?”解雨臣不跟他贫,开口就是这么一句。 
“我操,你们怎么一个二个都喜欢拿这话开门见山?”吴邪说,“这种时候就不能想想好的吗?” 

“我还以为你早就习惯凡事都想好最坏的结果了。”解雨臣冷冷地说,“他要是忘记你了呢?” 

吴邪认真的想了想说:“我会揍他一顿。大花你得帮着我揍。” 

“行了,睡觉。明天我跟你一起去接他,天宫让黑瞎子带着他们去。”解雨臣脸色看起来好了点,又说,“他如果真的忘了,我帮你打死他。”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一闪而过的狠戾,吓得吴邪赶紧说:“冷静冷静,要打死了我还心疼……额,心疼你的手。”看到解雨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飞过来,吴邪赶紧改口。他俩心知肚明这是最后一点扯淡的时间了,所有的一切马上就能见分晓,更不能分心。 

 
 

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有第二章的TBC.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