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章鱼

Lofter主银魂all银,以及瓶邪only,only的意思是不吃除瓶邪外任何张起灵相关CP,邪瓶瓶受天雷,互攻也雷。

基三er

黑篮哲也命青黑all黑皆可|K室长命尊礼only礼独也吃|暗杀乌间本命杀乌all乌间舔舔舔|全职主韩叶吃叶受不逆|银他妈银时厨主高银all银BG主近妙冲神桂几|进击不站CPErwin团长赛高|小黑本月L不逆|越苏大法好|黑虹|APH露中菊耀all耀|福华不拆不逆|盗笔吴邪痴汉瓶邪only|FF7萨受不逆

【瓶邪】这位小哥,你认错人了(楔子)|修改版

这篇文从2013年9月开始在贴吧连载到现在,虽说还没完就是了【死

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是我不更新【再死

当年瓶邪吧还没有现在这么乱,虽然很多大大们都退贴吧了,但是那时候觉得还是挺好的,现在我也只敢在lof上说这话了……


关于设定的解说:

原著向,虽说三叔最近的更新直接啪啪啪打我脸让我的设定直接就脱离原著了【跪

十年后设定,沙海邪出没,就不要在意三叔最近的更新了……在意了就是分分钟被打脸的节奏【跪

从小三爷去接小哥写起,后期有下斗【舍不得放掉这个情节……

虽说是修改版但是还是喜欢参杂一些段子请注意。

哦对最重要的一点,HE。

贴吧版上部

贴吧版下部

嗯……因为我老是不更新所以水贴很多只好开了第二个帖子当下部……总之点只看楼主是完全没问题的我自己不怎么水的



最后,

没有黑花,我是花秀,瓶邪only

没有黑花,我是花秀,瓶邪only

没有黑花,我是花秀,瓶邪only

重说三




【楔子】十年了


古董店里摆着许多古色古香的玩意儿,有真有假,假的都是大件儿的,真的都比较小巧,万一有人来打砸抢,不至于损失太严重。虽然这种规模的小店儿,外行人不会看得上来抢,吴邪心想,抢这个店还不如去抢周大福;至于内行人,这儿算是少数不能碰的禁地之一,也可以把它称作净地,毕竟,很多事情都避开了这里发生,本来还以为能永远都别沾上什么东西的。


这里是吴家三爷的店。


店里没有像普通的古董店一样放一些舒缓的音乐,相反,店里的声音很嘈杂,是从吴邪的山寨机里传出来的。吴邪用手机在看视频,看的是今年夏天刚出的一部新剧,叫《护宝笔记》。


特效虽然两分钱,但里面提到的一些概念性东西倒都是行里的黑话,让吴邪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这行里谁混不下去当编剧去了。


上交你妈,还混行的时候咋没见你这么积极的上交堂主。吴邪一边看一边吐槽,老子一家三代跑遍大江南北的盗墓搁你这儿就全匿名上交给国家了,兄弟,给条活路成不,咱这行可是越来越凶险了,再过个几年,不止我老子那一代,我这一代也得全部销声匿迹了。


不愧是能通过审核的国产剧啊。吴邪感叹道,突然想起张家之所以还能苟延残喘是不是也上交了些东西给国家。


张家。张起灵。小哥。闷油瓶。


很多之前一直不愿意触碰,被人一提就炸的几个名词,现在突然就自然而然的联想起来了。


毕竟,十年了。


飞机上的空姐用英语和中文重复播报着起飞前的注意事项,胖子一屁股坐下来,喘了几口气。


人啊,不服老不行。想当年上山下海挖地三尺也没累成这狗样儿,现在不过是从候机厅门口飞奔到机舱上就不行了。说不定减肥真得提上日程,下次再这样儿连飞机都赶不上了。


喘匀了气息,胖子把手插进腰、屁股和座位之间,摸索着安全带扯出来系上。空姐开始走过来检查每个人的安全带是否到位了。


空姐弯下腰来,胖子目测了一下她的胸围,心想撑死也就是个D还来当空姐?随后又把目光移开,这年头的姑娘都厉害得很,就算是空姐脾气也不能小觑。


再过两小时要见到吴邪了。很久没见到他了,不知道这丫又变成什么鸡贼样儿了,前段时间听黑瞎子说他的身体素质变得很差,爆发力的代价是肾上腺素褪去之后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算了,身体是人家的,命也是人家的。自己个外人再操心也没什么卵用。还不如想想待会儿怎么跟吴邪提起一些事情。都到这时候了才突然一个电话过来,害得老子晚饭都没吃上还差点赶不上飞机。


待会儿向那个撑死D罩杯的小姑娘多要点儿吃的。胖子想,虽然飞机上的东西都跟这一万米高空一样乏善可陈。


游戏手柄被按的噼里啪啦直响,黑瞎子坐的稳如泰山不动如磐石,手指灵活的操作着操纵杆,全高清大屏幕上令人眼花缭乱的打斗场面在他的墨镜上闪过一道一道五颜六色的光。


他已经通关了十几部游戏了,地上散落着的十几盘光碟证明了这一点。黑瞎子每拿到一部游戏就先从简单的开始打起,把易中难都来一遍,也不管剧情重复不重复。


打游戏是一个需要集中注意力的活儿。苏万迷迷糊糊的这么想着,狗屁,如果这句话成立,这人的注意力是大水流来的吗?他已经没日没夜的打了三天游戏了,这不是重点,他打游戏不睡觉就算了,凭什么我要跟着他不睡觉?


黑瞎子时不时跟他说话,每次都在苏万快要睡着或是已经入梦的时候把他吵醒。苏万已经三天没有连贯的睡觉了,做了很多光怪陆离的梦,却不知道是真的发生了还是做梦。


比如梦见黑瞎子把脚伸到他鼻子下面。


在黑瞎子又一次说:“给我换张碟。”的时候,苏万哀号了一声:“大哥,爹,爷爷,祖宗,你就让我睡个觉好吗?啊?”


黑瞎子笑着说:“他们得削死你。”


苏万有气无力的说:“我不管了,我要睡觉……你至少跟我说你到底在等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在等什么?”黑瞎子继续笑着说。


“你这几天都没用手机但是没开静音也没开飞行,虽然不用但是没电了还是让我充电,放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说明你在等电话,或是短信……短信……”苏万说着口音又黏糊了起来。


“嗯,到了这个地步还能做这样的分析。资质很不错啊。”黑瞎子说,“我是在等消息,不过不让你睡觉是因为。”


苏万勉勉强强睁开眼看他。


“我任性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万想要不是他真的没有力气跳起来暴打他,一定要把这货揍到他爹都不认识他。


苏万梦到自己吊打黑瞎子的场景,心满意足的睡过去了。意识尚存之际他好像听到一声手机铃声。


修长白皙的手指间是一只粉红色的iPhone,在朝阳下闪着暖暖的光线。


解雨臣整个人斜靠在木桌沿上看短信,他半边身子背向窗台,阳光斜着照射进来,给他镀上一层金色的边。


此处应有相机给这个侧颜帝拍一张。


秀秀安静的走进来,脚尖在解雨臣的影子的最顶端停住了。她停了一会儿,说:“吴邪哥哥发消息过来了。”她知道解雨臣也收到了,“霍家,霍家的车不多,但都准备好了。”


解雨臣按了锁屏键,“咔嚓”一声在房间里很清脆。


他站起来,走到秀秀面前,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你看到的我是什么样的?”


秀秀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种问题,抬起眼看他。


“其实吴邪和我是一样的,只不过我比他更明显一些而已。”解雨臣看着秀秀的眼睛说,“我的感情只有这么多,能有几个能让我付出所有感情的人,我当然要毫无保留的付出。虽然这个家族能让我跟着自己感情任性走的力量也不多。但我依然会这么做。”


秀秀的眼睛闪烁了一下,慢慢低下头,伸出双臂抱住了解雨臣,脸埋在他胸膛上,听到解雨臣的声音沉闷的通过胸口的震动传到她耳朵里。


“没关系的,他说这一次就是最后了。”


毕竟,十年了。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