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章鱼

Lofter主银魂all银,以及瓶邪only,only的意思是不吃除瓶邪外任何张起灵相关CP,邪瓶瓶受天雷,互攻也雷。

基三er

黑篮哲也命青黑all黑皆可|K室长命尊礼only礼独也吃|暗杀乌间本命杀乌all乌间舔舔舔|全职主韩叶吃叶受不逆|银他妈银时厨主高银all银BG主近妙冲神桂几|进击不站CPErwin团长赛高|小黑本月L不逆|越苏大法好|黑虹|APH露中菊耀all耀|福华不拆不逆|盗笔吴邪痴汉瓶邪only|FF7萨受不逆

【土银】白夜叉(五)



【五】



土方盘腿坐在檐下的木地板上,旁边搁着佩刀。



今天是满月。然而并不是月明星稀,清风徐来这样适合赏樱饮酒的天气,成堆的乌云不时遮住月亮,树影映在纸门上,夜风吹过,如鬼影般张牙舞爪。



如果他是敌军将领,今晚发动奇袭真是再好不过了。不过奇袭这种事情,如果双方都知道也就不叫奇袭了。



土方冷笑一声,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敢来,可就别打算活着回去。



土方把手伸进怀里,掏出最后一颗金平糖,剥了糖纸放进嘴里。马上牙疼似的捂住嘴一边嘟哝:“甜甜甜甜太甜了!果然马的味觉和人不太一样么?!怪不得不爱吃蛋黄酱。”



“不关种族的事哦土方桑。”少年在背后出声,一把匕首“嗖”的向土方飞过去,“蛋黄酱这种地球上不该存在的东西无论是什么物种都不会吃的。”



土方迅速低头躲过匕首,扭头就吼:“混蛋总悟你瞄准的是我的头吧是吧?!混蛋意图谋杀长官快给我去切腹啊!还有快给我向蛋黄酱道歉!”



“啊,我忘了这里还有个吃蛋黄酱的不属于任何物种的土方桑呢。”少年面无表情,“该切腹的人是你土方桑你去死吧。在这种适合夜袭的天气土方桑不去前线与将士们共存亡却躲在这里偷懒,啊啊果然还是给我去死吧副将的位置由我来坐。”






土方崩起青筋正要反驳,突如其来的炮火声让他睁大了眼,烟也掉在地上。



——明知道自己也许真的无法驯养它,还是觉得只要它对自己特别就好了。






“看样子是终于攻过来了呢。”冲田不咸不淡的说,“马厩方向,大概。土方桑再见,我要去立军功把你从副将的位置上挤下来。”



土方抓起刀就冲向马厩方向。



敌军选择从那里突然而入,如倾巢出动的蚂蚁,等他们的先锋部队全部杀进来,再勒紧他们的突破口,便能将他们的精锐部队一网打尽——



本应是一个完美的计划。




土方像是一柄斩水的利剑般逆流而上,杀进突击的敌军先锋队中,一路斩杀过去,如挥舞镰刀收割生命的死神。将士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破坏了整个埋伏圈的自家副将,不知为何也莫名的燃了起来拔刀冲向敌军。



场面霎时变的混乱,未进入包围圈的敌军立刻准备撤离。行至不远,冲田所率领的一番队突然杀出来,看似少年的面庞带着冷冷的嗜血意味:“怎么了大将阁下,既然来了就别活着回去啊!”



敌军的大将震惊了一瞬,在看到冲田的部队人数远少于自己部队时又轻蔑的笑了:“小毛孩子上战场,可不要被吓得尿裤子啊?”



冲田一夹马肚,靴上的马刺扎的胯下的战马向前飞奔起来,冲田拔刀出鞘,划过一道弧,数十名敌军的尸体随之倒下,像是在顶礼膜拜战马上的少年。冲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沾上的鲜血,冷冷一笑:“才不是小毛孩哟大将桑。杀手13号,人斩冲田,参上!”





土方在如潮水般涌进的敌军中逆流砍杀,在混乱的人群中努力搜索银白色的影子。



所有人都觉得他过分在意那匹银马了。



不过是一匹马而已……没错,确实只是一匹马,可是只有这匹马才是在敌军的屠城中唯一的幸存者啊!是怀着援军终会到来的希望活到最后在自己掌下被安抚的马啊!至少,这匹马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是什么也无法保护下来。



如果让白夜叉死了,那才是保护不了该保护的懦夫啊!



这种事,老子土方十四郎怎么能允许!



鲜血溅了满身,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认出了自己的敌军层层围上来,像是怎么砍也砍不尽的杂虫一样恼人,土方稍有不慎,后肩被割开一道口子,咬了咬牙,反手一刀将偷袭者杀死。



敌人太多,而己军被挡在了外围无法支援。土方抹了把要流进眼里的血,在一片血红中想着也许机警的白夜叉早就逃走了,动物的本能让它逃离了这片战场。



马蹄声由远及近,土方看见银白色的马匹踏着敌军的尸体在月下飞奔而来,势如破竹,身上沾满了飞溅上去的鲜血,成为那一双红色的眼眸最残忍的点缀。



宛若夜叉。



银马奔至他眼前突然停住,后腿撑地扬蹄长啸,土方在瞬间明白了它的意思,一跃而起翻身跨上马背。



钢刀携着呼呼的风声从银马头顶上挥出,月光为它留下银色的残影,银马前腿着地后蹄飞起,踢断了身后敌兵的枪杆,连人一起踹飞出去。包围着他们的敌人包围圈瞬间出现了缺口。



一人一马此刻像是真正磨合过的骑兵与战马一样,无需指令便默契的知道对方的想法。土方十四郎和银马白夜叉,他们想要突出重围简直太容易了。



近藤焦急的搜索着土方的身影,吃惊的看到他骑着银马的样子。



“什么啊,不是很好的骑上去了吗?”近藤释然的笑了笑,随即大喊,“全军听我指令!全面反击!杀他们片甲不留!”



如山崩般的呐喊交织着对敌人的愤恨,终于,短兵相接——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