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章鱼

Lofter主银魂all银,以及瓶邪only,only的意思是不吃除瓶邪外任何张起灵相关CP,邪瓶瓶受天雷,互攻也雷。

基三er

黑篮哲也命青黑all黑皆可|K室长命尊礼only礼独也吃|暗杀乌间本命杀乌all乌间舔舔舔|全职主韩叶吃叶受不逆|银他妈银时厨主高银all银BG主近妙冲神桂几|进击不站CPErwin团长赛高|小黑本月L不逆|越苏大法好|黑虹|APH露中菊耀all耀|福华不拆不逆|盗笔吴邪痴汉瓶邪only|FF7萨受不逆

【土银】白夜叉(四)

【四】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也许这句话不那么贴切,换句话说:



吾不为五斗米折腰,给我六斗就考虑。



自从土方用(从山崎处搜刮来的)红豆包贿赂白夜叉之后,白夜叉吃人嘴软,对土方亲近了很多,甚至半推半就的让土方上了两次自己的背——虽然分分钟又把他甩了下来。



但很明显这极大地满足了土方的自尊心与虚荣心,从那急剧上升的每天被冲田刺杀的次数就可以看出来他是多么得瑟而令人不爽。



“近藤桑,虽然这很残忍但我们还是应该提醒该死的土方桑现在可是在打仗哦,一匹马而已随时会死的,更何况这匹马不让人骑,留在军营里一点用都没有,还要每天消耗这么多红豆包。土方他啊,完全沉迷在养成攻陷游戏里了吧?愚蠢的土方桑还是去死吧!”冲田面无表情的说着风凉话,眼神冷冷的锁定在草地上悠哉吃草的银马,“没有用的废物就乖乖去死好了。”



近藤哈哈一笑:“这不是很好吗!让他去吧,十四说到底也是个18岁的小孩子而已啊哈哈哈!这样的他倒是活泼不少呢!”


冲田眼角余光瞥见一缕烟雾,无声的冷笑。



土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碾灭了烟,转身就走。





土方径直走到马厩里,银马见到他来便“咴咴”的叫了两声当做打招呼,平时经常半睁着的眼睛稍稍张大了些,一般这个点土方是来这里给它“加餐”的。


土方剥开一块金平糖放在手心里,凑到它嘴边说:“老吃红豆包也不觉得腻,今天顺便从集市上买来的,听说很甜,可别吐出来了。”



银马好奇的闻了闻,长舌一卷把糖吃进嘴里开始吧唧吧唧地嚼。



土方摸着它额头上的银色卷毛,捋直捋直再捋直,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开了口,却更像是自言自语:



“近藤老大和总悟都觉得不能养着你,我作为副将也不能太固执。


“山崎带回来的情报,也许就在这两天敌军就会来偷袭,如果你啊,还是不肯让我骑的话……”


银马像是听懂了一样,甩甩头甩甩尾巴,用前蹄轻踢土方的小腿,刚吃完金平糖的舌头把土方的黑发卷进嘴里嚼了嚼。


“混蛋要变卷了要变成卷发了啊喂松口啊白夜叉!”



土方手忙脚乱的把变的滑溜溜湿漉漉黏糊糊的头发从银马嘴里扯出来,又喂了它一块金平糖。



银马安静下来吧唧嘴,土方顿了顿,继续说:



“还是不肯作为我的战马与我在一起的话,我还是决定把你放回去。



“放回山林里去。也许比起有人类的地方,你回更喜欢自然环境吧?



“白夜叉,我是副将啊。近藤老大和其他所有士兵的命都要由我负责。



“所以,栏门我不会关上。如果你不愿意再呆在这里了,随时可以走。我不会擅自做出‘如果明天还在就当你不想离开了哦’这样愚蠢的约定,毕竟你是一匹自由的马,用我的意志束缚你,可不是负责的体现啊。



“所以啊,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对你负责了哦白夜叉。去你喜欢的地方吧!”



土方把剩下的金平糖放在银马脚边,转身对银马摆摆手走了出去。



“什么啊,对一匹马说了这么多话,我也真是蠢的可以了。”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