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蒸章鱼

Lofter主银魂all银,以及瓶邪only,only的意思是不吃除瓶邪外任何张起灵相关CP,邪瓶瓶受天雷,互攻也雷。

基三er

黑篮哲也命青黑all黑皆可|K室长命尊礼only礼独也吃|暗杀乌间本命杀乌all乌间舔舔舔|全职主韩叶吃叶受不逆|银他妈银时厨主高银all银BG主近妙冲神桂几|进击不站CPErwin团长赛高|小黑本月L不逆|越苏大法好|黑虹|APH露中菊耀all耀|福华不拆不逆|盗笔吴邪痴汉瓶邪only|FF7萨受不逆

【土银】白夜叉(又名: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我还要把套马的汉子这个梗玩儿多少次……第一篇银魂同人,写的不怎么样请多包涵……首发贴吧,地址为 http://tieba.baidu.com/p/3439996898

【重要的事说三遍】
【重要的事说三遍】
【重要的事说三遍】
本篇唯一CP土银,但作者为all银向主高银(ฅ>ω<*ฅ)
如果以后我还会写银魂同人的话,大家食用时请务必认真看tag_(:з」∠)_
↑所以你说三遍的重要事情只是【】里的废话吗!


【一】


敌军的炮弹倾泻在不堪重负的城墙上,一声一声,震耳欲聋。

山野树村是这座城的大将,他捂着受伤的肩膀,小心翼翼地探出头通过瞭望口观察战况。最多,再来一波炮弹城池就会失守。

“可恶!等不到援军了吗?”山野低吼着,随即转头对身边地传令兵大声说,“传令下去!全体出城迎战!我们要抵抗到最后!援军一定会来的!”

“是!”传令兵跑了下去,他们都在猜想也许真的等不到援军了也说不定,但是他们要与这座屈辱地城池共存亡。

最后一颗炮弹轰开了城门,城中所有的男女老少都拿起了身边所能利用的武器冲了出去。

绝望和愤怒成为他们最后的支柱。

短兵相接,你死我活。

光荣的为这座城池战死,或成为俘虏屈辱而死——


漫天的大雨冲刷着焦黑的枯木和城墙,雨水混合着腥臭的血水一起把土地浸透。随处可见的断刃和残破腐烂的肢体,在下雨天连乌鸦也不愿意来啄食。

近藤勋率领的部队急行军五天后到达目的地,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这……怎么会……?!”近藤攥着马缰绳的手微微发抖。

他旁边的副将土方一见自家大将这个样子,立刻出言:“一二三番队,跟我去搜索幸存者。近藤老大,城里一定还有人活着的。”

说着也跳下了马,踩着混合了血与水的烂泥向城门走去。

没有人。没有活物。甚至连城中的器物都显得非常残破。

全灭。

这是符合这种情况的唯一解释。

不,等等。也许并没有全灭!

土方敏锐的在雨声中捕捉到一声喘息,他立刻调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那里的尸体堆积的格外多,也许是这座城的大将,土方想,上天保佑,就算只有一个人活下来也好。

土方急切的走过去,一边喊着:“撑住,援军来了!你马上会得救的,振作一点!”

他靠近那个在颤抖的躯体,正要蹲下身来扶起他。然而无数次生死之间战斗的直觉让他迅速后翻躲开了几乎致命的一刀——

活下来的不是城中的士兵,而是敌兵!

土方踩在一具尸体上,手搭上刀柄。

刀还未出鞘,只见一个白色的影子倏然出现在士兵身后。

“嘭”的一声闷响,士兵缓缓倒下,新鲜的血液源源不断的流出,很快又被雨水冲进土里。

土方睁大了眼睛,手也忘了从刀柄上放下来。

他的面前站着一匹银白色的马。它的身上溅满了红色的血,尾巴也被血水和雨水黏的变成一绺一绺的,被炮弹炸上天的烂泥落下来也许还落在了它的身上,看起来非常脏。土方也不确定它是银白色的还是别的颜色。

银马没有被佩上缰绳和马鞍,若不是它腿上裹着的金属护具,土方会以为它是匹野马。

而它刚刚用它钉了铁掌的前蹄踢碎了敌兵的头颅。

马匹静静地与土方对视,土方发现它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虽然在黑云沉沉的阴天看上去像是被埋在土中的红宝石。也许是白化动物。土方想。

它的眼睑半张着,显得很累的样子,银色的鬃毛上又是血迹又是泥土,暗红的颜色映着它暗红的眼瞳,突兀的立在一堆人类的尸体中——也许还有一些人是被它的蹄子踢碎了头盖骨而死——漠然的看着狼藉的毫无生机的战场, 让人错觉它仿佛就是死神的坐骑。没有佩戴缰绳和马鞍让它看起来自由而不羁。

宛若夜叉。

土方吞了吞口水,慢慢向银马走去。银马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土方缓缓的把手放在它的眉心,从上往下轻轻地抚过,嘴里念着:“别怕,援军来了,别怕……”

像是在安抚这座死去多时的城池。

TBC.


这是一个土方十四郎副将与一匹名为“白夜叉”的银色战马的故事。也许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土银,只是突然想写关于副长的这么个故事而已。


评论(1)

热度(7)